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在主机游戏游戏行业中,独占策略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商法。优秀的第一方独占游戏能够吸引玩家购买主机提升厂商装机量,厂商再用赚取资金中的一部分投入到独占游戏研发上,以此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但是最近几年,主机厂商频频打破独占协约,不少独占大作悄然登陆PC平台,让不少主机玩家深感遭受“背刺”。近日索尼就宣布将有一批即将登陆PC的PS独占游戏,其中第一方大作《往日不再》就赫然在列,引起了不小的争议。独占变限时 Only On PlayStation遭群嘲其实独占游戏变全平台的事并不是第一次了,最著名的“跳反”莫过于光荣对于《仁王》的发行上,亚洲版封面上清清楚楚的“Only On PlayStation”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被打破,游戏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steam平台上,让很多玩家对索尼的独占宣传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感。而《往日不再》登陆PC与“仁王事件”其实并无二致,只不过两者有第一方和第三方的差别。真正引起玩家关注的是来自索尼互动娱乐(SIE)CEO的公开表态“一大批《往日不再》这样的作品将会登陆PC”,直接明示《地平线 零之曙光》、《往日不再》并不是少数几个登陆PC的第一方独占游戏,索尼内部很可能已经达成了将更多游戏带向PC的共识。这个行为自然也引起不少玩家的不满,比如在《往日不再》制作组的官方推特下基本已经是骂声一片,与官方兴奋的庆贺推文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样,对于索尼的做法国内玩家也产生了不小的非议,核心粉丝对于跨平台战略的不满,恐怕将会成为索尼首先要面临的问题。PC也吃香?索尼下场的真正缘故其实很简单那么本身以主机游戏为大盘的索尼为何会突然开始在PC游戏市场发力了呢?从视而不见到如今的“香饽饽”,是什么变故让索尼改变了战略?想要讨论这一点,不妨可以从索尼所面临的现状开始谈起。首先要注意到的是,SIE的营收是呈现下降趋势的,在其公布的2019-2020年的年度财报中显示:全年营业利润为694亿日元,较上期缩减30.3%;经常性利润1057亿日元,较上期缩减42.0%;最终净利润为821亿日元,较上期缩减49.2%。而这些减收的大头就来因为PS4的软件、硬件业务的萎靡。面对这样的营收状况,SIE自然需要其他能够赚钱的项目来补足,毕竟下世代作品的研发并没有停下,顶级的第一方制作组都需要用钱保证游戏品质。但PS4已经到了产品生命周期的末期,PS5即使上市短时间内也没有热门大作拉动装机量,硬件无门的情况下发行自己已有的游戏IP到其他平台营收则相当的可行。SIE也正是这样做的,就在2020年的下半年,《地平线 零之曙光》就被索尼发行到了steam平台上。其次这也和PC市场的规模壮大息息相关,根据游戏市场研究机构Newzoo的数据显示,2020年PC市场规模已经增幅至374亿美元,占据全球游戏总市场29%的市场份额,足以称得上一块想当大的蛋糕,同时也意味着行业整体的成熟度已经到了相当高的程度。而对于索尼这样的厂商,进入PC游戏市场并不是多困难的事:Steam等完善的分发平台基本铺平了道路,索尼手头也有得是不愁卖的顶级IP,一旦开卖,往往靠预售就能达成预期效果。就比如已经发售三年有余的《地平线 零之曙光》在登陆steam后,虽然有发布前临时改价等骚操作带来负面影响,但最终还是拿下首月卖出70余万的好成绩,而整个过程中索尼所需要做的就是做好移植和上架工作,甚至连宣发投入都不需要太多,而最后的盈利就算刨除属于G胖的分成,也依然是稳赚不赔。移植PC前景几何?作为玩家最好先支持既然索尼已经确定向PC游戏市场开始靠拢,那么它会走到什么样的程度呢?目前已知的先例有在斯宾塞领导下的微软游戏部门,在他近几年大刀阔斧的改革下,XGP服务已经成为了游戏业务的重点,他本人也曾直言不会过于关注主机的发售量,索尼也会走到这一步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首先微软是一家互联网企业,在PC上推动订阅制和云服务对其公司并不是一种业务拓展,而是对基本盘的进一步加深。但索尼不同,SIE的营收还是非常看重装机量的,索尼虽然也推出过PS NOW这样的订阅制服务,但基本上是不温不火的试水状态,很难说究竟能走多远。由此看来索尼不断推出移植游戏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赚快钱”,主要目的还是临时在PC市场攫取资金反哺主机。这一点从其对跨平台游戏的选择就能看出来,已知的两作《地平线 零之曙光》和《往日不再》均是新IP的第一作,没有太大粉丝基础,而对于真正的底牌例如《战神》、《神秘海域》等系列很难说索尼能有明确的移植态度。退一万步讲,如果索尼真的重视PC营收,那么移植一部《血源》就足以绝杀,但至今《血源》移植也只是流传于海内外各大论坛舅舅党口中的镜花水月,相比隔壁将《光环》全系家底掏出的态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那么作为一个玩家,我们该如何看待索尼的跨平台行为呢?就笔者来看,不论你是什么阵营的玩家,这都是一件称得上重大利好的好事。如果你是老PC Gamer,索尼的移植能为PC平台带来更多的精品大作,大厂品质也能让靠年货躺着挣钱的厂商感受到压力,有利于市场的良性竞争;如果你是PS老粉,对PC移植作品并不意味着PS所提供的优质服务会消失,相反它会成为游戏新作研发品质的有力保障,这样互利互惠的事,每个人都应该乐于见到。如果整件事中还有什么值得指摘的,那就还是上文中提到过索尼对于“独占游戏”的宣传上,因为冲着独占买主机的粉丝并不是少数,现在的失误尚可认为是向PC市场靠拢中的阵痛,但如果日后还出现已经明确标明索尼独占的游戏被搬上PC的话,只会迎来更多玩家的对立。所以该如何界定自己的独占,索尼应该给每一个玩家有所交代,这不仅是一个行业龙头应该有的担当,也是尊重每一个玩家的真正体现,这才是重中之重。
2021-03-02
     腾讯红魔游戏手机6新品发布会,3月4日19:00全网直播,一起见证速度与激情!
2021-03-02
  在日前举办的暴雪嘉年华上,《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正式发布,暴雪表示游戏的PC技术测试即将开启,但并未提供关于这款游戏早期测试的更多细节。据外媒pcgamesn报道,在游戏正式发售前,暴雪方面计划进行两次alpha测试。    《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首席制作人 Chris Lena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将从单人模式的技术性测试开始,然后再进行第二轮的技术性测试,第二次进行多人模式和压力测试。这两次测试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发售之前进行。”    Chris Lena 表示,参与测试玩家的反馈将决定游戏的未来,如果玩家们确实存在某些方面的想法,那么像是平衡性修改之类的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
2021-03-02
  在日前举办的暴雪嘉年华上,《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正式发布,暴雪表示游戏的PC技术测试即将开启,但并未提供关于这款游戏早期测试的更多细节。据外媒pcgamesn报道,在游戏正式发售前,暴雪方面计划进行两次alpha测试。    《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首席制作人 Chris Lena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将从单人模式的技术性测试开始,然后再进行第二轮的技术性测试,第二次进行多人模式和压力测试。这两次测试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暗黑破坏神2:重制版》发售之前进行。”    Chris Lena 表示,参与测试玩家的反馈将决定游戏的未来,如果玩家们确实存在某些方面的想法,那么像是平衡性修改之类的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
2021-03-02
  提起NatoSaphiX的名字,很多熟悉他的小伙伴都不会陌生,他曾经因为多次为多支战队临时出战并取得不错成绩被称为“救火哥”。近日,他接受了HLTV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围绕多个让人关心的话题作了解答,以下是采访全文:  Q:在2019年离开Heroic之后,你就一直处于漂泊的状态,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一直找不到一直稳定的队伍?  我认为Nordavind这支队伍还算稳定,这也是我之前选择和他们共事的原因,但是在我签下合同之前,这支队伍的阵容发生了变化,这次改变和我原本期待的发生了较大的改变,但我斟酌之后我依旧履行了之前的诺言,在合同上写下了我的名字。但是事实上,我在这支队伍从未找到过合适的定位。在离开Nordavind之后,我的经纪人也一直努力寻找合适我的落脚点,如果能有一些运气加持的话,我甚至可以加入一支15-20名的队伍。  目前我的情况较为稳定,虽然现在我身处的这支队伍没有合同在身,但是我很享受现在的时光,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我在Heroic效力期间也是在没有合同捆绑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快就把主力狙击手的位置拱手让给他人的原因,因为我害怕失去位置。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我被队伍安排到了我不适应的位置,因为表现不佳我被下放了,然后在下放之前队伍和我进行了签约。在被队伍下放之后,我很快和一个选手中介机构达成了一致,由他们来打理我的一切合同事宜。  Q:上一支有完备的战术准备和让你感受舒适的队伍,你还记得是在哪里吗?  Sprout。Tow b是我合作过最职业,也是最努力的教练,他在队伍里既当爹又当妈,对我们照顾有加,他的言传身教一直鼓励/影响着我,这也是我在那时候有出色发挥的原因。那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我们一直崇尚用战术去击败对手,而不是单纯的依赖枪法,这也是队伍能持续获得稳定成绩的最佳途径。  Q:在你加入Lyngby Vikings之后,你在59张地图上打出了1.17的Rating,你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你会如何保证可以持续有这样的高效发挥?  我想把这些归咎于我的队友们对我的信任,适合我发挥的位置以及我个人的努力。在离开Nordavind并加入Lyngby之后,我几乎每周都会直播4-5天来保证个人的状态。至于近段时间个人数据突出的原因,我想正是因为我能找到自己舒适的位置,而在Heroic和Nordavind,我在这方面做出了太多的牺牲。  Q:你认为你的加入对过去的这些队伍带来了什么?  我认为我为各支队伍都带来了不同的东西。比如在Sprout,我为队伍带去了进攻火力,在我看来,这是那支队伍最需要的。同时,我也介绍了另外两位丹麦选手PERCY和sycrone入队,正是因为他俩的加入,我们得以打进Minor。  在Heroic,我放弃了自己钟爱的位置,没有一声怨言,我的自我牺牲促进了队伍的和谐和稳定。当时队伍有足够多的火力,天赋满满,而我要做的就是像胶水一样把这支队伍牢牢的粘合在一起。在这支队伍,我干着脏活累活,调动队伍气氛,因此队伍也得以有机会击败了许多一线强队,我不知道今天的自己是否还能有当初的勇气去做这些,但同时我也为彼时的自己感到骄傲。  而在Nordavind,我做的工作非常有限,就像我说的,我和这支队伍似乎有些八字不合,在RUBINO走后我在指挥的位置上进退两难,但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依旧帮助队伍打到了世界第38位的排名,虽然这也不算一个非常高的排名。  现在在Lyngby Vikings,我打着和Sprout类似的位置,队伍给了我最好的资源,并把我视作队伍里的明星选手,我也因此每日都鞭策着自己。我一直都在试图打出自己的最佳状态,帮助队伍寻找问题,传播正能量,和对手对喷垃圾话,我认为这就是明星选手必须做的事情。但是我也知道,即使强如s1mple和ZywOo,也会有状态不好的一天,但我会因此自责,因为这是我热爱的事业。  Q:你在过去曾经为mousesports和coL等队伍当过救火队员,这些经历是否依旧激励着你向上攀登?这些经历对你来说有多么宝贵?  我觉得这些经历都让我的视野变得不一样了,为mousesports出战是梦想成真,我真的没想到我们会获得cs_summit5赛事的冠军,要知道在参加比赛之前我们连合练的机会都没有。在洛杉矶参加比赛的短短五天中,让我受益最多的就是从karrigan身上看到了一个普通指挥和一个顶级指挥之间的差距。  而在coL,我们有了一起合练的时间,队伍也为队员们配备了分析师和教练。这次经历让我尝试了之前从未打过的位置,也让我明白了如何更好的去轮转换位,为队友提供支援,这些都是崭新的经历,帮助我得到了更好的成长,更让我对未来充满渴望和期待。我梦想有一天能重返科隆的舞台,就像我在2019年和Heroic共同经历过的那样。  Q:你如何看待如今的丹麦CS环境,你认为目前像North这样的队伍的解散是否会给你带来一些潜在的机会?  我认为存在这种可能,虽然我有些怀疑自己真的是否会有机会和前North的选手组队,要知道我和他们并没有走的特别近。但是如果我需要离开现在这个让我感觉到快乐和满足的地方,我想我会需要一个足够好的环境,这包括好的教练和队友,能够保证我的稳定发挥,那么我肯定会慎重考虑的。我非常怀念和顶级战队切磋技艺的日子,我真的很想再次在最高的舞台上竞争并展示我的才华。
2021-03-02
  在OG加赛连败于Liquid无缘新加坡Major之后,队内的两位老将也分别在自己的个人推特上表达了失落和歉意。  Ceb写道:  Gg @TeamLiquid,我觉得我们现在根本配不上去打Major。打线下赛是我们比赛的目标,所以错失这次机会确实让人很难受,但这也是我们应得的。我们会以更强的姿态归来。  队长N0tail则表示:  哦兄弟......  已经一年半没打线下赛了(译者注:OG的上一次线下赛是TI9),我们输掉了一些关键比赛,葬送了不少优势局。  不过如果你能把打碎的杯子完好如初地粘起来,那么它一定会变得更结实。  真难啊  明天是新的一天,下个Major我们会回来的!  祝所有队伍好运,恭喜@TeamLiquid!  OG以第五名的成绩结束了欧洲区S级联赛第一赛季的征程,仅仅收获50DPC积分,未能成功进入Major。
2021-03-02
 

网站首页 | 老铁牛牛客服 | 老铁牛牛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老铁牛牛

©hitbdt 2016-2019 hitbdt.cn, all rights reserved